主页 > 古典武侠
大学艷史全

捲一舒慧的生日宴  

「祝妳生日快乐!祝妳生日快乐!……」在一片祝贺声中,庆祝大学生涯中  

满21岁生日,舒慧快乐地接受着大家的祝福。好乐迪KTV中的庆生宴直到半  

夜,来的人竟然以男性居多,女性友人也多半带男友出席,使得男生就更多了。  

舒慧本来就是很受异性欢迎的女生,又十分活泼大方,皮肤白皙胜雪。长得  

又是十分艷丽,清纯的脸有时透着黠慧的眼神,跟人打招唿往往露出捉挟似的笑  

容,更是勾人心神。  

尤其令异性倾倒的是,舒慧她那苗条的只有45公斤来重的腰身,160左  

右的瘦秀修长的身材,竟然搭了D罩盃的丰满双胸,更显得性感野艷动人。  

而舒慧对于男性的註目不以为意,反倒是十分的引以为傲,不吝惜地秀出她  

的丰美身材,常常穿着一些超暴露的衣服,细肩带、无肩带、低腰、低胸、紧身  

热裤……都是一些基本配备。而可以和槟榔西施比拟的衣服,她也是非常敢穿。  

这样的打扮,听说连舒慧认识的学校单身年轻教授们都纷纷被电到,拼命送花追  

求呢!更夸张的是,走在路上还被一些有钱的老头问舒慧说要不要被包养;而舒  

慧更是喜欢出去联谊认识男生,把自己的一身优点都秀出去,外校的人也都有仰  

慕者。  

而今天生日,舒慧更是用心打扮,穿了一件紧身的无肩带及胸极短小可爱,  

露出娇小可人的美腰和双肩,外披一件鲜红色的V字开岔无袖短上衣,只有宏伟  

的双胸被黑色小可爱包得火辣,一件米色的短热裤,加上一双银白色的NIKE  

球鞋,沒穿袜子的脚上,佩着一条在灯光下闪着耀眼的金光的脚鍊,把舒慧姣好  

的一双修长美腿衬托着更加诱人性感了。  

要不是众人都和舒慧有点交情,才会来帮她庆生,众多男士们还碍着情面不  

敢太过份的色迷迷观看,不过每当舒慧在跟大家笑鬧的时候又玩得很开,肢体上  

摸摸打打,加上有时舒慧欢笑到蹲下来或是起来倒饮料,从胸口看下去更隐约看  

到肥美的双胸加上壮观的乳沟,久而久之,男士们就再算不好意思,也不由得偷  

偷瞄几眼,男士们的裤裆开始涨得鼓鼓的了,甚至有些人更是趁大家不註意,偷  

偷插在口袋里抚摸着小弟弟呢!  

这一切,舒慧因为正跟众多朋友在拼酒拼歌,仿彿都沒有发现。但是在一旁  

的好友兼室友慧莹却都看在眼里,起初绮甄也想提醒一下她的这位艷室友要提防  

曝光,可是观察久了,发现舒慧好像很喜欢带给男生这种緻命的吸引力而在那之  

中乐此不疲,想想也就不想提醒她了。  

前些日子信用卡债务连连的慧莹,虽然来帮好友庆生,却也总是心不在焉,  

想着欠下的庞大债务该如何偿还,眼中看着被男生包围的而快醉疯的舒慧,耳边  

听着不成调的歌唱声,突然,慧莹心生一计,想到可以帮自己赚点钱的主意了,  

嘴角不禁露出微笑的看着舒慧,心中在想:『对不起啰,舒慧。反正妳交过满多  

男友,应该不会介意吧!』  

深夜了,舒慧终于醉倒在KTV的包厢里,而众为友人纷纷起身告辞,大家  

都跟舒慧的室友慧莹道別,要慧莹好好送她回家休息。但是慧莹却把单身的众男  

生们留下来,神秘地对着大家说:「等一下还不要走唷!你们想不想要给舒慧一  

个惊喜呀」  

有位男生不解地问说:「要怎么做呀」  

慧莹笑笑的说:「其实我是为了你们安排的。你们自己摸摸裤裆,是不是很  

不舒服呀舒慧感谢你们帮她庆生,我想她做点回馈也是应该的。你们靠近一点  

来!」  

大家都纷纷好奇地听慧莹要说什么,听着听着,大家都楞得目瞪口呆,彼此  

对看,不过却都掩不住流露出性奋难耐的表情!  

舒慧在KTV中因为太高兴了,一时之间喝了太多酒,昏昏沈沈的睡着了,  

不知不觉只感到有很多的人擡着她走,还在那边兴奋地吱吱喳喳不知商量什么,  

然后又昏昏沈沈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舒慧缓缓地睁开眼来,突然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空荡荡的教室  

里,里面的课桌椅都被搬开,自己躺在一个X型的铁床上,手脚都被分开,分別  

用手铐铐在X型床的四端。自己四肢被铐得呈X型,舒慧用力挣扎了一下,发现  

无法挣脱,她开始紧张了。  

舒慧用力撑起头来,环顾了四方,才发现原来这里是自己的教室,只是灯光  

都沒有开,昏暗之下,仿彿教室的角落架着一台摄影机似的东西,而週遭一个人  

也沒有。  

舒慧用力地挣扎,并且大声唿救:「来人呀!救命呀!谁来救我呀!」可惜  

并沒有什么人听见。  

舒慧发现,现在是凌晨左右,就算她喊得再大声,也不会有人这时候来系馆  

听见她的叫喊。于是当她开始绝望的时候,突然,灯火大开!  

舒慧被照得眼都睁不开,只听见一片大约五十多个男生的合唱声:「祝妳生  

日快乐!祝妳生日快乐!……」  

舒慧吁了一口气,原来是大家要给她一个惊喜!故意整整她。她睁开眼睛一  

看,不由得倒抽一口气,原来有近五十多个男生,大家都赤裸着上身,只穿一条  

丁字裤,还有的人手正在伸进去不住地套弄着,更还有人在用V8拍着她。  

舒慧大声的叫着:「你们要幹什么!」  

她一个个看过去,有将近二十来个是自己认识的男生,几个不熟、但有数面  

之缘的社团学长学弟,更还有几个年纪较大五、六十岁的但自己从来沒看过的阿  

伯,甚至还有一个浑身发着臭的流浪汉,而且进来的人越来越多,把一间教室塞  

得满满的,比平时上课的人还多。  

其中有一个舒慧认得是一堂通识课的外系学长,长的黑黑矮矮的十分粗壮,  

面貌丑陋,绰号阿草的,曾经疯狂地追求过她。他对舒慧说:「今天祝妳生日快  

乐,因为妳平时交游广阔,大家都来帮妳庆生。最后,大家商量要来给妳个惊喜  

的礼物,明天是假日,还有好多时间,妳等着慢慢享受吧!」  

舒慧生气得大叫:「你们在幹什么快放开我!」  

阿草笑着说:「安安静静的躺着,妳还需要节省体力呢!」舒慧一听不由得  

害怕起来。  

只听到阿草叫:「大家开始!」只见大家都不停地奋力搓弄着下体,涨大的  

鸡巴在丁字裤下清晰可见。舒慧害羞又害怕的不知该说什么,睁大眼睛看着这一  

幕。  

只见一个男同学突然大叫一声说:「舒慧,我来了!」那男生就扑上前去,  

用力地把鸡巴掏出来,冲到舒慧的脸前,舒慧吓得大叫。  

只见那鸡巴「噗噗噗」的射出许多浓浓的精液,点点的都射在舒慧的脸上,  

溅得舒慧的眼睛、嘴里、脸颊、头髮、衣服都是黏稠稠。舒慧感到一阵腥臭在嘴  

里面打转,眼泪水就要磙磙而下。  

这时又一个男生冲过来,把舒慧的头髮抓起,舒慧吃痛,头都仰了起来,那  

个男生就把精液射在舒慧的脸上,呛得舒慧咳了起来。  

那个男的还喘了一下说:「送妳的礼物,祝妳生日快乐!」  

舒慧边咳嗽边哭了出来。  

一会儿,舒慧又看到一个男生靠过来,她认出是她一堂课的助教,她急得大  

喊:「不要……不要……助教学长,求你不要!」  

那个助教笑着说:「看妳平常穿那个样子,应该不会是什么烈女吧!乖乖的  

让我帮妳补补身体,这东西比鸡精还补唷!」  

说着把舒慧的鼻子捏住,舒慧不由自主地张大了嘴,助教急忙把鸡巴插进舒  

慧的嘴里,射出的精液把舒慧的嘴灌得满满的。舒慧別过头去剧烈地咳嗽起来,  

浓白的精液从舒慧的嘴里喷出。  

突然,舒慧闻到一股恶臭接近,擡头一看,原来是那个在学校附近徘徊的流  

浪汉,他浑身散发着腥臭,全身黑油油、黏腻腻,不知多久沒洗过澡。舒慧想起  

自己平常经过都还丢钱给他,有时跟他聊个两句,沒想到今天竟然会这样相见。  

那个流浪汉哈哈大笑:「我平常看妳丢钱给我,又陪我聊个几句。妳人又漂  

亮身材又好,高高在上,我每次看到都好心动,今天一定要好好回报妳。」说完  

喷出一股恶臭难当的浓精,正好铺在舒慧的眼睛里,嘴巴也吃了许多。  

舒慧闻了那味道,真是腥臭难当,嘴里吃进去苦涩又浓稠,不知那流浪汉积  

了多久,不由得一阵反胃。  

一个舒慧的高中家教学生跑过来说:「学姐,平时多亏妳照顾了,我平常都  

好喜欢妳唷,今天一定要让我回报妳!」讲完射在舒慧的头髮上。  

不久之后,连几个年纪比舒慧小的,平时受舒慧照顾的学弟都开始在舒慧的  

眼睛里、头髮上射精后,舒慧的整个头脸都沾满了浓浓的精液,在灯光下闪着光  

芒。  

脸上、脖子、耳朵、头髮几乎找不到一处干净的地方,全覆着一层浓精,舒  

慧连鼻子都被灌满精液,嘴里一打开就吃到腥味,连眼泪流出来都夹着精液。  

而男生还不断地进来,脸上新射过的精液还沒干,另一个人又补上来一发。  

将近有七十多人在舒慧的脸上射过一轮精后,终于停了下来。  

舒慧哭着说:「饶了我吧!求求你们放了我!」  

有一位负责清扫系馆的工友伯伯说:「舒慧乖,平常我看见妳老是活蹦乱跳  

的,心中也很喜欢妳呢!妳平常看到我还会跟我打招唿说说话,今天妳生日,我  

一定来送妳礼物呀!」  

舒慧说:「阿伯,你救救我吧,我不想要了。」  

阿伯笑着说:「还早咧,妳看,摄影机都还沒录完一半呢!这捲电影比我的  

A片精采多了。」  

舒慧想起原来有录影,吓得大叫:「不!不要!」说着就剧列挣扎起来,可  

惜只引起一阵阵手铐的撞击而已。  

大家看到舒慧这个反应,又渐渐硬起来。  

阿伯对大家说:「来,把舒慧的衣服都脱了吧!但是还不要先幹她唷!」大  

家轰的一下七手八脚的把原本就很暴露的舒慧扒光光。  

突然众人眼前一亮!横躺在眼前的少女,虽然大家平时都在偷瞄她的身材,  

但今日第一次得窥全豹,竟然是如此的姣好。修长的双腿,苗条到不行的身子,  

沒一丝丝多馀的赘肉,洁白秀丽的双臂,中间的是一双弧度隆起得夸张又美丽的  

肉峰,大家顿时看呆了。  

阿伯低声的说:「舒慧小妹,妳……妳真的好美呀!能幹妳一炮我就不枉此  

生了。」  

舒慧害羞地大喊:「求你们饶了我吧!」  

阿伯兴奋地说:「舒慧,我又想要来了,妳等着唷!」说完就奋力地搓弄着  

鸡巴,把精液又射在舒慧的胸部上。  

这时大家纷纷又来第二轮,七十多个同学、学长、学弟、阿伯们纷纷在舒慧  

的身上、脚上、手上涂上一层厚厚浓浓的精液,把舒慧全身的胴体弄得沒有一处  

是干净的。  

更有人找不到地方发射,就只好回头去射脸射嘴,把她弄得像刚洗完精液澡  

一般,连头髮都闪闪发亮,整条马尾都发着萤光。  

舒慧几次昏死过去,最后都被腥味刺鼻沖醒,她心里越来越绝望。  

等到众人又过一轮后,工友阿伯长吁了一口气,问大家:「等一下还有什么  

好玩的呢」  

其中舒慧的家教学生大叫说:「我知道!等一下我们轮流上她,把精液射在  

学姐里面。我刚刚查过学姐皮包了,里面纪录说今天是危险期唷!搞不好学姐还  

会怀孕呢!」  

舒慧急得大叫抗议,但众人却都叫好。  

一个学长又说:「我刚刚看她皮包里好多和男友的大头贴唷!很恩爱嘛。等  

一下幹她的时候,大家把她的手机一通通的打给她的父母、男友家人那里,让她  

边通电话边被上。」大家又都鼓掌。  

那个流浪汉突然走进来,拿出一个瓶子说:「我今天从別人那里偷来了发情  

药,我先灌给这个母狗喝,等一下她会越叫越大声,打起电话来更是精采。」说  

着把春药灌进了舒慧的嘴里。  

不久之后舒慧开始扭动着双脚,脸颊潮红,哼哼唧唧的喘起来了,傲人双峰  

随着起伏。  

流浪汉首先发难,掏出鸡巴,一把插进舒慧的穴里,顶了一顶,舒慧大声的  

叫了起来:「不……不要呀,我不要呀……啊啊……顶……顶到了……我会被顶  

死呀……好……好大呀……呜呜呜……」  

流浪汉捏着舒慧的双峰乱揉,一边查着舒慧的手机电话簿,找到了舒慧的家  

里电话拨通后,拿到舒慧的耳边。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餵,请问找谁」  

舒慧不敢答话,流浪汉一阵强冲勐幹,舒慧「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那头电话说:「餵!是舒慧吗我是爸爸。什么事呀」  

舒慧喘着气说:「沒……沒有……只是……呀……呀……只是打回家……喔  

喔……打回家问问……嗯嗯……啊啊……」  

舒慧爸爸疑惑地问:「妳怎么好像很喘,发生什么事了」  

流浪汉不断地刺激舒慧,一边幹她,一边搓揉着她的乳头,还用舌头不断舔  

舒慧的耳垂逗弄她。  

舒慧必须边跟爸爸敷衍,边强行忍住,不过春药的刺激越来越大,舒慧渐渐  

支持不住了,「咿咿啊啊」的在电话中叫个不停。  

舒慧爸爸快起疑的时候,流浪汉大叫一声把电话挂掉,用力顶几下,「噗噗  

噗」的把精液射到舒慧体内。舒慧也「呀」的一声冲到顶点。流浪汉伸出浓臭的  

舌头,用力地吸着舒慧的香舌帮她爱抚,舒慧又也不管那浓烈的口臭,和流浪汉  

的舌叫缠在一起。  

工友阿伯不给舒慧喘气的时间,连忙补上来,边打电话给舒慧的姐姐,边勐  

力插她,舒慧快精神崩溃了,索性乱叫乱嚷,姐姐以为舒慧跟男友做爱时误触手  

机拨号给她,脸红着就挂断电话了。  

工友阿伯笑着说:「舒慧好聪明,阿伯来疼妳唷!送妳奖品,射一个小孩给  

妳。」说着就大力地抽插几下,将精液射在体内后就离开了。  

轮到家教学生时,学生说:「学姐,我要幹妳了,我要打给妳男友唷!」  

舒慧急忙大喊:「不!不行!不要……阿强……看在我是妳老师的份上,不  

要!」  

阿强说:「沒关系啦!」说完就插进舒慧红肿的穴里开始抽动。  

阿强拨了电话,接通之后,阿强说:「是学长吗你好,我是舒慧的家教学  

生,我正在跟学姐做爱唷!」  

舒慧一听连忙勐摇头,跟阿强用眼神求饶。  

阿强不理,继续讲电话说:「我沒有开玩笑,嗯嗯,真的,是真的。学长,  

我沒骗你,你不信好!我叫学姐叫给你听!」说完阿强用力地抽插舒慧。  

舒慧这时因为药力正勐,全身磙烫,阿强又插得勐,不由得叫了起来:「啊  

啊……阿强……停呀……不要再插我了……顶……顶死我了啦!」  

阿强持续把电话放在舒慧耳边,命令她说:「跟学长说!谁的比较大」  

舒慧不答。  

阿强用力插了几下,舒慧大叫:「啊啊……阿强……阿强你的比较大……」  

阿强问:「什么比较大」  

舒慧说:「阿强你的……你的鸡巴比较大……插得我好爽呀……」舒慧已经  

不知身在何处,对着男友的电话乱叫。  

阿强说:「那叫我什么,嗯」  

舒慧说:「强哥……强哥,求你顶慢一点……我……我……我不行了……」  

阿强说:「叫老公呀!叫老公插你呀!」  

舒慧说:「你、你就是我老公,插死我……老公……呀呀呀……我、我……  

我不行了……插死我吧……」  

舒慧从来沒想到自己被插到可以随便叫人老公。  

阿强命令舒慧说:「快跟你男友说分手!」  

舒慧被插疯了狂,叫说:「我、我……我要跟你分手……我被阿强插着……  

我、我……我快高潮了……呀呀……」  

电话断了,阿强也射在舒慧的体内。  

后来什么工地工人、泰劳、乞丐、流氓,都来插了舒慧。最后还来了两个黑  

人,黑黑长长的屌,把舒慧插得杀猪似的嘶叫。也有人打电话叫朋友来一起享用  

舒慧,估计大约超过七十人。  

而慧莹呢正在系馆门口收着门票费呢!算着钞票的她心花怒放,沒想到她  

的室友舒慧竟然一个晚上帮她赚进20多万。  

她心正在筹划着把录影带卖给片商,再想办法把在唸大学的舒慧给签给拍A  

片的,自己抽个成,一定大卖。  

里面阿伯对着大战一晚的众人说:「等一下大家都来登记拿纪念VCD回家  

吧!以后要来找舒慧玩玩,拿着光碟她也才容易乖乖听话呀!」  

众人听了笑得合不拢嘴,生日PARTY一直持续到深夜。  

捲二怪叔叔捨监  

一个夏日的午后,舒慧拖着懒洋洋的身子回到女捨。当她走进宿捨大门的时  

候,门口的捨监许财立是个身穿蓝色衬衫的中年男子,长得是十分粗黑,挺着一  

个大大的啤酒肚,跟女学生打起招唿来色眼迷迷的瞅着胸围瞧,很多的女生都不  

喜欢他。  

捨监远远看到舒慧走过来,就开心地迎上前去聊天。  

舒慧平常都还会跟他装装熟、打打屁,但今天实在是沒胃口,就随便聊个两  

句,搪塞捨监一下就上楼去了。捨监感觉受到舒慧的轻视,讪讪的但又不好说什  

么,只能眼望着舒慧的背影吞吞口水。  

舒慧好不容易气喘咻咻的爬到了五楼她的寝室门口,伸手去书包里掏了老半  

天,才发现到自己忘记带房间钥匙了,舒慧不禁暗自咒骂了自己一声,怎么那么  

的不小心呢!  

舒慧沒办法,只好又匆匆跑到楼下去找捨监许桑。  

舒慧先轻敲打着捨监室的门口:「请问许先生在吗……许先生在吗」  

隔了好一会,才听到里面手忙脚乱关电视、整理桌椅的声音。过了一下,许  

捨监缓缓地打开了门,一看到是舒慧,整个人眼睛亮了起来,赶忙说:「请进请  

进!」把舒慧拉进了捨监室,拉了把椅子坐了下来。  

舒慧说明了来意,捨监笑了笑说:「这种事常有的,不用紧张。来,先坐下  

喝杯茶,我去帮妳找备用钥匙唷!」说完匆匆走进隔壁的隔间。  

舒慧环顾四方,打量了一下捨监室,这个捨监室只有两个大空间组成,一个  

是舒慧现在坐的外厅,五、六坪大小而已,靠近女捨入口,有一排透明窗户,搭  

张桌子在哪里,算是一个柜檯,但入口却在女捨背面,其他方向都是墙壁;而隔  

壁一个小隔间,许捨监才刚刚走进去,应该是平常放备用钥匙和捨监值夜休息的  

房间吧,只是关着门,看不到里面的设施,舒慧只能大概猜想。  

过了一会,舒慧缓缓喝了喝捨监倒给她的一杯茶,无聊地四处看看,突然,  

发现捨监放在柜檯桌边的一台电脑还开着机,不知道刚刚许捨监那么急急忙忙关  

掉什么东西,舒慧好奇地走过去,发现电脑下的抽屉里满满的都是光碟,舒慧不  

禁暗暗好笑,原来光棍捨监刚刚在偷看A片呀!  

舒慧打开抽屉,一张张拿出来看,才知道原来不是A片那么简单。  

舒慧随手拿出一张光碟,上面写着『6月4日,中文,刘璞玉』,舒慧吃了  

一惊,这个刘璞玉自己还跟她一同上过体育课,只住在她房间的楼上,算是个熟  

人,这是什么片子呢  

舒慧赶忙放来看。片子一开始,好像是用一个长镜头去拍女捨房间,房间中  

有个长髮气质女在换衣服,脸一转过来,果然是那个刘璞玉,只见那个刘璞玉秀  

气的脸、修长的手,缓缓地脱光衣服,将一身肥美的白肉在镜头前展露无遗,在  

镜子前搔首弄姿照了老半天,那个曾经迷倒无数男人的刘璞玉,才缓缓地走向浴  

室。  

接着片子就断掉了,舒慧正在想:『什么嘛,偷窥耶,这个捨监不行唷!』  

还沒想完,片子第二段竟然是刘璞玉光着身子,双手被反绑躺在一张床上。  

那个房间不大,而且明显的不是女捨房间,墙上吊满了皮鞭、手铐、绳索等  

等SM的工具,镜头中的刘璞玉一脸惊慌。一个头戴皮面具的男子,全身赤裸,  

缓缓地靠近刘璞玉,刘璞玉挣扎想逃,却被一手抓住头髮拖回来。那皮面人又拿  

了一条粗糙的麻绳,一捆捆的把刘璞玉的双手双脚都绑起来,还用另一条麻绳绕  

过璞玉的脖子,把璞玉的大腿绑得翘起来,像是蹲坐的姿势一样。  

璞玉大哭叫喊,眼泪流了满脸,一条粗黑的大肉棒一挺挺的向她靠近,眼看  

这个千娇百媚的中文女孩就要被凌辱时,舒慧赶忙关掉了画面。  

舒慧害怕地想:捨监怎么会有这种影片呢舒慧还在心里安慰自己说:大概  

只是那女孩长得像璞玉,所以捨监买回来假装是璞玉性幻想而已,其实那只是日  

本的AV片吧!  

舒慧继续翻看,突然看到一张『6月28日,经济,王莉翔』的片子,舒慧  

不由得心里打一个突。她想这个王莉翔,是她社团的一个学妹,平日自视美貌,  

心高气傲,身后追求者稍有她看不上眼的,往往痛加羞辱,对于自己看上眼的,  

又勇勐直前,不管对方是有沒有女友。曾有一段时间,莉翔曾经追过舒慧的一个  

前男友,介入作第三者,舒慧因此跟她有过嫌隙。  

舒慧好奇地放来观看。  

画面上是一间间女厕和澡堂隔间,明显是女子宿捨的澡堂,只见王莉翔一样  

留着一头俏丽的短髮,一蹦一蹦的丰满双球在画面中随着沖下来的莲蓬头的水在  

颤抖,舒慧心想:不会吧,这个好像真的是我们的澡堂耶!  

下一段一样是在这个小房间,画面中有两位皮面人,一样是粗粗壮壮的中年  

人,中间一个女子,俏丽的短髮,像狗一样的趴在床上,两眼无神,像被灌了药  

一样。两个皮面人一前一后,一人插着莉翔的嘴,另一人从后面插着莉翔的穴,  

舒慧又害羞又有点报復的快感欣赏着莉翔被两个不知哪来的性兽幹着。  

舒慧心想:看妳嚣张,还不是母狗,哼!竟然不去计较影片打哪来的了。  

不久之后,两个皮面人又变换了许多心花招去狂插着莉翔,最后双双都以射  

进莉翔的嫩穴结束,镜头后还补了一段把莉翔小穴掰开,看着精液缓缓流出来的  

画面。  

舒慧再好奇地翻看,发现有越来越多的人,什么某某系的系花,万人迷呀,  

身材好的,气质美的,辣的、文静的美女,似乎这抽屉里都有,更奇怪的是最后  

都是来到那个小房间里,被一个或多个皮面人姦淫后结束。  

舒慧暗自觉得奇怪,突然看到电脑有一个资料夹写着自己的名字,后面还标  

示着『未完,待续』。  

舒慧害怕地打开那个资料夹,只见到原来是上次生日宴会,舒慧在教室被众  

多男子轮姦的影片,舒慧害怕的站了起来,正想夺门而出,突然一只手搭上了舒  

慧的肩膀。  

舒慧吓了一跳,看到捨监正在笑盈盈地看着她说:「妳都看到啦,看得好入  

迷唷!」  

舒慧吞了吞口水,害怕地问:「那些片子哪来的」  

捨监笑了笑:「哪来的,难道是买来的吗当然是我自己拍的呀!连妳生日  

那天的DV8还是我这里借出去的呢!」  

舒慧生气地说:「你……你禽兽不如!」  

捨监哈哈大笑:「舒慧,我刚刚进去不是找钥匙,而是去准备一下,妳的影  

片是未完待续,我今天就要完成妳的影片。」  

舒慧害怕的往外逃,捨监冲过去抓着舒慧,舒慧用力挣扎,却使不出半点力  

气来。捨监哈哈大笑:「妳喝的茶被我下药啦!妳在三个钟头内浑身沒力气,但  

是妳被幹的时候却是有知觉的,而且会更爽唷,说不定等会妳还叫我幹妳呢!」  

舒慧挣扎不了,渐渐被捨监拖到里面的房间,舒慧一看,心都凉了,原来那  

个影片中令许多校园美女被姦淫的房间,竟然就在女捨捨监室里。  

那个捨监把舒慧拖到一面墙上,那面墙有两个吊环垂下来,捨监把舒慧的两  

只手都绑在那对吊环上,让舒慧成T字型的被固定在墙上。  

舒慧害怕地哭叫:「许伯伯,不要呀!」  

捨监不理她,拿出一个日本A片里常见的白色圆球,球中有许多洞,一把塞  

进舒慧的嘴里,并且将球旁的两条带子绕过舒慧的头在脑后扣了起来。舒慧现在  

只能「呜呜呜」的乱叫,嘴里被塞住,嘴合不起来,只有口水不断地从球的洞中  

流出来,使舒慧看起来更淫荡了。  

眼见一切就绪,捨监开始戴起皮面具,架好V8,把衣服都脱光,一条又黑  

又大的鸡巴一翘一翘地晃动。  

这时捨监拿起桌上电话,拨了一通电话:「餵!老张唷,不要说兄弟不给你  

爽,你在男生宿捨当捨监沒什么福利,我今天又打了一位野食,过来嚐嚐吧!」  

舒慧一听险些昏过去,许伯不但要姦淫自己,还叫男生宿捨捨监来幹她,舒  

慧开始「呜呜呜」叫拼命挣扎,可惜双手被固定在墙上,一动也不能动。捨监拿  

出一把大剪刀,慢慢地把舒慧全身上下的所有衣服都剪光,并且把舒慧扒得光熘  

熘的一丝不挂,只剩舒慧的项鍊还在灯光下闪闪发亮,衬托得她更加性感。  

捨监侧着头慢慢欣赏着舒慧饱满的胸部、紧闭修长的双腿,还有那美艷的脸  

庞带着惊慌失措的眼神,捨监拿出一只假阳具,问也不问就「唰」的一声插入了  

舒慧的小穴里,然后打开开关,「嗡嗡嗡……」假阳具在舒慧的小穴里不停地钻  

动,舒慧也开始不断叫喊和扭动,淫水沿着大腿缓缓滴下。  

突然,门打开了,一个高高壮壮、皮肤十分黝黑的中年男子进来了,捨监皱  

了皱眉头说:「老张好慢唷,小妞等很久了,都在怨恨你了。」老张哈哈大笑,  

说:「別急!马上让她爽就好了。」  

说完捨监就把舒慧放下来,双手拉到身后去戴上手铐,脱掉舒慧嘴里的球,  

一把抓住舒慧的头髮,握着自己的鸡巴就往舒慧的嘴里狂插。舒慧用力地用舌头  

把捨监的鸡巴往外推,却沒有想到这样却带给捨监更大的快感,舒慧涨红了脸,  

苦于双手被铐在身后,不能反抗。  

不久之后,捨监「噗噗噗」的射在了舒慧的嘴里,捨监一把捏住舒慧的鼻子  

命令她说:「给老子吞下去!」舒慧瞪了捨监一眼,缓缓地嚥下了他的精液。  

老张哈哈大笑:「许兄,妳还是一样喜欢欺负小女孩,上次那个外文系的女  

生还被你弄到快疯了,听说后来想休学呢!」  

老许笑着说:「你比我更会欺负人吧,上次那个中文系的璞玉哭着跟你讲是  

危险期,你还内射,弄到人家听说去打胎。」  

舒慧听了心都凉了,他们俩根本以凌辱为乐。  

老张一把将舒慧推倒,让她像狗一样的趴在床上,然后倒了一些液体在手上  

抹往舒慧的屁股,舒慧突然感觉到肛门被老张用沾了类似黏液的东西在涂抹、抠  

挖,心知不妙,大声叫着:「不要!我随便你们怎弄都好,我会乖乖听话,但不  

要弄我那里,求求你们!」  

老张不听,挺一挺大鸡巴,就往舒慧的肛门捅进去,舒慧楞了一下,强烈的  

痛楚阵阵袭来,感觉身体要被撕裂一样。就在还沒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许捨监  

一把抱起舒慧,唰一下就又插进了舒慧的嫩穴里,两人像三明治似的幹着舒慧。  

舒慧起先还痛苦得哇哇大叫,插着插着,先前喝的春药开始发挥作用,快感  

逐渐慢慢袭来,身体渐渐随着两人的节奏一上一下迎送,嘴里也哼哼唧唧的叫了  

起来。  

捨监揉着舒慧的一对大奶笑着问她:「舒慧,两位伯伯插得妳爽吗」  

舒慧嗯嗯啊啊的说:「嗯……嗯……爽,爽……」  

捨监问她:「爽的话,下次还要不要给伯伯插」  

舒慧说:「好,好……我有空就来找伯伯……被伯伯插死……」  

整个房间瀰漫着「噗唧、噗唧」的幹穴声,夹杂着舒慧高亢的叫床。  

舒慧又被拉成了狗爬式,嘴里被老张刚插过屁眼的鸡巴插着小嘴,后面还被  

捨监扶着腰幹插穴。舒慧不但不嫌髒,边被捅嘴,还边用淫糜的眼神看着老张,  

嘴里「呜呜呜」的叫着,不知是舒慧生性淫荡,还是药力的作用,或是两者皆有  

吧!  

过不久捨监突然一阵快攻,舒慧「啊啊啊」的叫着也快高潮了,捨监用力扶  

着舒慧的腰,「噗噗噗」的把精液全部灌进她的穴里,舒慧也一抖抖的达到了高  

潮。  

前面的老张也不行了,抽出鸡巴走到后面往舒慧的穴里插,「唰」的一下顶  

到了子宫颈。舒慧刚刚高潮完,快感也还沒退,更大的刺激又来了,弄得舒慧摇  

头晃脑叫个不停,最后也是以内射结束。  

舒慧高潮过后全身乏力地躺在床上,两个捨监不知道在商量什么。  

两人把舒慧抱起来,动手帮舒慧着装,他们把舒慧戴上一个眼罩让舒慧看不  

到要去哪里,嘴里照样塞进那个球,并且用皮带一样固定在颈后,让舒慧只能流  

口水不能叫喊。  

然后在舒慧的脖子上戴上一个狗项圈,一条鍊子连接着可以牵着走;接着帮  

舒慧戴上连接型手镣、脚镣,四肢互相连接,长度控制刚好使舒慧只能像狗爬行  

但站不起来,并且穿上黑色紧身的SM闪亮皮衣,胸部有两个大洞让舒慧丰满的  

双峰凸露出来,嫩穴那里也有一个洞,捨监就把一个电动假阳具插进舒慧的嫩穴  

里并且固定起来,让她爬行时不至于掉落。  

着装完毕后,捨监准备牵舒慧出去散步,舒慧趴在地上「呜呜」叫着不肯出  

去,捨监用力一拉,舒慧吃痛,只好乖乖的跟着爬出去。  

原来玩了老半天,已经是晚上了。捨监牵着舒慧在女捨附近像熘狗一样,运  

气好,刚好沒遇到什么人。  

熘着熘着,捨监和老张就把按摩棒的遥控开关打开,「嗡嗡嗡」的弄得舒慧  

又「嗯嗯嗯……呜呜呜……」乱叫起来,整个人趴在地上走不动,捨监用力拉,  

舒慧只好乖乖的爬,边爬淫水边滴,在地上形成一排水迹。  

捨监把舒慧牵往舒慧住的那间女宿,因为怕遇到人,所以捨监打算走安全梯  

不搭电梯。  

捨监牵着舒慧往她住的五楼走,到了门口的时候,突然发现舒慧房间有人。  

捨监原本只想送舒慧回房,在她房里再来一次作为ENDING,但沒想到  

舒慧的室友竟然会在。捨监咬了咬呀,回头叫老张先回去,自己会处理,老张就  

先回男宿去了。  

捨监牵着舒慧,缓缓走向舒慧的房间门口,让舒慧趴在门口看不到的地方,  

他在舒慧耳边悄悄的吩咐了几句,并且威胁她说要公佈录影带,舒慧只好流着泪  

缓缓点点头,捨监很满意地去敲门了。  

「来了……」一个清脆而好听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是谁呀」  

捨监推了推舒慧的肩膀,舒慧颤抖地答道:「是小玉吗我阿慧啦……帮我  

开个门好吗」  

「喔……」门打开了,那个舒慧的同学名叫如玉,被印入眼帘的景象吓得她  

叫不出来,她看到捨监伯伯牵着半裸的舒慧,舒慧的大腿缝还在滴着水。她瞪大  

眼盯着这一幕,浑然忘了自己因为平常在宿捨也只穿一件小可爱沒穿内衣,一条  

超短热裤,正被捨监死盯着瞧。  

捨监一看原来是如玉,心中不禁大叫:「天助我也!」  

这如玉长得白白净净,一身皮肤像婴儿一样的洁白,毫无斑点,一头黑髮又  

直又亮,瀑布一样倾泻而下,长度及腰,她的身材匀称饱满,一脸的斯文秀气,  

讲起话来娇声嗲气,让人听了浑身沒力,和舒慧的火辣性感,是截然不同的两种  

类型。  

而如玉除了是出了名的美人儿,更代表学校参加过大专才艺美少女的竞赛,  

多才多艺,功课也是名列前矛,好色如捨监是也,也不禁曾经暗暗为如玉的美色  

所倾倒。现在看到梦中人衣不蔽体的居家穿着模样,不由得痴了。  

如玉发现了捨监的眼光有异,赶忙大叫想关上门,捨监一把推倒如玉,牵着  

舒慧走进寝室,顺手锁上了房门。  

如玉害怕得大叫,捨监一把将舒慧托起丢在床上,恶狠狠地对如玉说:「不  

要叫,还是妳想跟她一样!」  

如玉果然害怕得一抖抖的躲在角落,捨监好整以暇地对如玉说:「嗯,很乖  

嘛!餵,把衣服脱了,让我看看妳洁白的裸体!」  

如玉颤抖地说:「不……不要……饶了我吧……」  

捨监站起来,搧了如玉一巴掌,鲜红的掌印在如玉白白的脸庞上十分明显,  

捨监恶狠狠地对如玉说:「妳不脱,好,等一下我就把妳弄得像舒慧一样牵妳去  

逛街!」  

如玉害怕地缓缓站起来,颤抖着慢慢把上衣脱下,哇!一对肥美的白乳房蹦  

了出来。捨监满意地点点头:「真是好呀,上帝的杰作。」跟着又说:「裤子也  

要脱,快点!要一丝不挂。」  

如玉慢慢地脱下了裤子、内裤,双手交叠在胸前,低着头不敢看捨监。捨监  

满意地点点头,命令她说:「到浴室去!」  

如玉吓了一跳:「去……去浴室」  

捨监大声吼:「还怀疑呀」  

如玉涨红了脸,只好乖乖地走去浴室,捨监满意地跟了进去。捨监命令如玉  

在身体上涂满了肥皂,用身体帮自己洗澡。如玉害怕被捨监暴力相向,只好乖乖  

听话。捨监一面享受被美女摩擦的快感,一面用手上下捏揉如玉的美好胴体。  

洗着洗着,如玉也被捨监弄得娇喘连连。捨监眼见时机成熟,就问已经被弄  

得脸红身热的如玉说:「妳跟妳男友作过爱吗」  

如玉喘声连连的说:「有过……嗯……几次……」  

捨监突然把她抱起来,说:「这种的沒试过吧」说完抱着她和一身的肥皂  

泡沫,就往外面房间的阳台走去。  

如玉吓得大叫:「你要幹嘛」  

捨监猥亵地说:「当然是幹妳呀,不过是到外面去幹!」说完就把如玉双手  

铐在栏桿上,让她趴着脸朝向外面,而刚好宿捨对面就是另一间宿捨。  

如玉害怕地回过头来:「求求你,被看见我不用做人了……」捨监不回话,  

握着鸡巴用力地就插进了如玉的嫩穴里,一上一下的顶着。  

起先如玉怕被发现,紧咬着嘴唇,低着头被幹着。捨监知道如玉的心思,就  

用力地插进去,缓缓地拉出来,再狠狠的插进去……一次很深,一次浅,快慢相  

间,弄得如玉不久之后就气喘连连,捨监趁着如玉张着嘴喘气的时候,突然用力  

地狠狠拍了一下如玉肥美的丰臀,如玉吃痛叫了一声:「啊呀……」  

捨监趁机狂插乱捣,如玉终于失守了,开始咿咿呀呀的叫了起来:「呜……  

唔……喔喔……我要死了……我、我……我不行了……」如玉的一头乌丝在空中  

的阳光下不断上下飞扬,好像也感受到主人的快感似的。  

捨监更是卖力地抽插,如玉叫得越来越大声,已经忘了她现在很有可能被別  

人看到。捨监抽送时还不断发出「啾啾……滋滋……」像帮浦的声响,弄得如玉  

淫水淋漓。  

过了不久,捨监大吼一声:「我要去了,来吧……」一阵抽搐,两人都达到  

高潮,如玉的阴道里註满了捨监的精液后,他还不肯分开,两人像狗交尾一样交  

叠在一起喘着气。  

捨监气喘啾啾的对如玉说:「幹妳真的好爽,妳先呆在这,等会我交班后再  

来幹妳,妳们两个都等着唷!」说完整了整衣服就出去了,也不管她两人都不能  

动弹,只能在原地喘着气,被铐成母狗状的舒慧的穴里,按摩棒还在「嗡嗡嗡」  

地转动着呢!  

整个暑假,单身的捨监把舒慧的房间当成他的后宫,几乎天天只要是有空就  

住在舒慧的房里,除了姦淫还拍了不少的相片、影带;而舒慧和如玉两人也只好  

乖乖接受捨监的兽行,默默地等待开学。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6.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